天空注册 日本人给溥仪的弟弟娶了个日本女孩,女孩怀孕后,溥仪感到很紧张

天空注册 日本人给溥仪的弟弟娶了个日本女孩,女孩怀孕后,溥仪感到很紧张

天空注册,提示:溥仪为什么想要从日本人那里“过继”一个女儿?一方面,是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不能生育;另一方面,分明还有一些说复杂其实也很简单的隐情。

历史不可能是一个个孤立的事件,把它们放在一起,就会有一条线显现出来。

溥仪,清朝末代皇帝,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。1932年,26岁的他去了东北,1934年正式成为日本人的傀儡。1935年首次访问日本,1940年第二次访问日本。现在,就让我们从他的“访问”开始。

有些不懂历史的人总喜欢莫名其妙地吹牛,说是溥仪去的时候不但有战舰迎接,还有战舰护航;到达后,日本举行了70多艘军舰参加的海上演习,头顶上有100多架飞机呼啸而过,更有天皇亲自到车站的迎接。又说,在欢迎的宴会上,桌上摆满了精心准备的菜肴,溥仪身边有个人突然上前,拿着工具把所有的菜都翻了一遍,皇宫里这种“试毒”的传统让日本人很是尴尬和惊讶。

第二次访问的接待规格和第一次差不多,也是被某些人吹嘘的对象。

我们不知道 这种“吹”有什么意义,只知道访问期间,溥仪对日方允许伪满实行帝制“心存感激”,说出了一些连日本人都听不下去的话:“我国建立……皆赖友邦以仗义尽力……朕与日本天皇陛下,精神如一体。尔众庶等,更当仰体此意,与友邦一德一心,以奠定两国永久之基础,发扬东方道德之真义……”(《回銮训民诏书》)

有个坊间故事因为这两次访问而流传:溥仪受邀参观日本皇宫,天皇的母亲陪同他,他突然就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——天皇接连生了好几个女儿,一直想有个儿子。天皇的女儿太“富裕”,溥仪希望天皇可以把大女儿过继给他当女儿,恳请天皇的母亲转告天皇,并促成此事。

虽说,这在后来被不了了之,但溥仪仍然对日本,尤其是天皇的母亲表现出了十二分的“依恋”:“我用手搀扶着皇太后,这和我在长春的宫内府中,搀扶我父亲上台阶有着同样的心情。”天皇的母亲说:“太阳西沉的时候,我一定会怀念皇帝的。”溥仪答:“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也会想念皇太后陛下的。”

溥仪为什么想要“过继”天皇的女儿?一方面,是众所周知的原因,他不能生育;另一方面,分明还有一些说复杂其实也很简单的隐情——日本人对于溥仪有后的问题非常关心,但是,溥仪不可能有后已是明白的了,这让日本人很快把目标对准确了溥仪的弟弟溥杰。

吉冈安直,二战时期日本军人,伪满时,任日本关东军高参。他还有一个身份——“帝室御用挂”,即是“皇室秘书”,替傀儡皇帝溥仪办事之人。溥仪曾在回忆录中这样形容他:“关东军好像一个强力高压电源,我好像一个精确灵敏的电动机,吉冈安直就是传导性能良好的电线。”

吉冈安直把关东军的旨意准确而强有力度地输入溥仪的头脑中,常对溥仪讲:“一切政务、国务,皇帝不得随便干涉。”意思是,溥仪呀,你就老老实实地做一个傀儡,一切听从关东军的摆布。溥仪对他很头痛,但没有办法。

溥杰在日本读书多年,1935年回东北,被安排至伪满禁卫步兵团任排长,专门“保卫”溥仪,成了溥仪的“宫内府侍从武官”或者说是“警卫队长”。 溥仪没有生育能力,但溥杰有,日本人开始琢磨着怎么给溥杰找个日本媳妇了。吉冈安直把这一想法告诉溥仪,溥仪非常吃惊,搬出了“大清祖制”,称溥杰不能娶日本女子,被吉冈安直很不客气地回绝了。

这之前,溥杰是有过婚姻的。与溥杰结婚的人叫唐怡莹,系珍妃和瑾妃的兄弟志锜之女,大傅杰3岁,两人是1924年结的婚。溥杰后来回忆说:“我那时不但在母亲的吩咐下,莫名其妙地向着‘指婚’的发令人叩头谢恩,还得像傀儡一样,选吉日,带聘礼,身穿前清的冠袍带履,在王府护卫、官吏、首领、小太监的簇拥下,到岳父岳母家去纳聘。”婚后,唐怡莹婚后很“花”,爱找公子哥,两人生活得很不幸福。唐怡莹非常支持和赞成溥杰去日本,目的就是为自己更加“方便”一些,他们的婚姻很快便成了聋子的耳朵、瞎子的眼睛。

唐怡莹(中)

吉冈安直前来“通知”了,声称要为溥杰物色一位日本妻子,希望他能满意。溥杰拿出了唐怡莹这张挡箭牌,吉冈安直狡黠一笑,要他做“日满亲善”的表率。随后,吉冈安直在北平找到了唐怡莹的家人,逼迫他们替代唐怡莹写一封与溥杰解除夫妻关系的保证书,并找来警察署长强迫他们签字。其时,唐怡莹已“好”上了一个军阀的公子哥,在光天化日之下,把北平醇亲王府的大批财物用卡车运走占为己有,离婚对她来说是正逢其时的。

日本皇室的法典中,公主是不可能嫁给溥杰,因此,吉冈安直只能在与皇室有着近亲的族群里为溥杰“选妃”,拍了很多的照片,拿给溥杰。溥杰知道日本人的“命令”不能违抗,只好答应,并从照片中选中了嵯峨浩。嵯峨浩在当时的日本属于“贵族”, 吉冈安直当然不能乱来,将溥杰的照片也给了她,没想到,她浩看过照片上的溥杰,竟然产生了一种“直觉上的好感”。

嵯峨浩

1937年1月,溥杰和嵯峨浩在滨口的家里相亲;2月,伪满驻日本大使馆发表溥杰和嵯峨浩订婚的消息;3月,溥杰和嵯峨浩在滨口举行订婚仪式;4月,溥杰和嵯峨浩在东京举行婚礼,当时溥杰30岁,嵯峨浩23岁;10月,溥杰和嵯峨浩来到长春,这是嵯峨浩第一次来中国……一切都进行得闪电飞速且有板有眼,只是紧下来的事情让溥仪感到非常紧张,甚至是恐慌。

1938年3月,关东军强迫溥仪签字通过了《帝位继承法》,其中有这样一条:“皇帝死后由子继之,如无子则由孙继之,如无子无孙则由弟继之,如无弟,则由弟之子继之。”日本人的意图很明显,如果溥杰的日本妻子嵯峨浩生了儿子,伪满的下一任皇帝将会由一个有一半日本血统的“弟之子”继之。让溥仪更加不安的是,那时候,嵯峨浩已经怀孕了——他担心嵯峨浩生下儿子,那样的话,日本人很有可能直接除掉他,不仅要丢“帝位”,甚至丢命。但很幸运,嵯峨浩生了管委会女儿,溥仪才松了一口气。

1939年,嵯峨浩再次怀孕,溥仪又紧张了起来。1940年3月,嵯峨浩下了第二个孩子,让溥仪更“欣慰”的是,又是一个女儿。如此,溥仪的担心一直持续到了伪满的倒台——1945年日本战败,同年8月伪满灭亡……这时候,溥仪的心“安”了,他的“帝位”和日本人的《帝位继承法》,对他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和用处了。

在溥仪的担心甚至恐慌里,不难看到人性的自私甚至是丑恶——历史上,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所谓的地位与权力,不惜丢掉良心、气节、灵魂,甚至祖国。溥仪要日本天皇“过继”女儿和害怕嵯峨浩生儿子等,因此被串成一条“线”,在绝非偶然里让人们看到了事物的本质。这中间,值得点赞的人倒成了嵯峨浩——据说,当她了解到《帝位继承法》,得知自己被利用后,曾想一死了之。在这一“觉悟”里,她最终与溥杰生活得很幸福、很圆满,白头到老了。(文|路生)

Copyright(c)2003-2019 oregonhour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新濠天地APP 版权所有